专家观点   

搜狗王小川的生存之道

时间:2013-01-28 15:53:00

他的前任老板叫陈一舟,他的现任老板叫张朝阳,他的投资人叫马云,他的对手一个叫李彦宏、另一个叫周鸿祎。没有人可以提供一张既成的图纸指引他们该怎么把一栋楼盖起来。这包括该找什么样的工人,选择什么样的建筑材料。他们不懂更没意识到,这栋楼盖好了还需要有好的装修设计,以及把它卖出去。

王小川

“我记得乔布斯说过一句话,大意是要知道自己还是处于一种饥渴和无知里。”34岁的王小川,在搜狐已经工作了13年。他曾经的一些同事都惊讶,他在搜狐能待这么长时间。而王小川一直在一种“饥渴”感里走了过来。

2003年王小川开始做搜狗搜索引擎,两年前搜狗从母体分拆出来,他成为了这家相对独立的公司的CEO。经过10年历练,搜狗在中国芜杂的互联网版图上浮出水面,并成为国内用户数排名第四(3.7亿)的互联网公司。在搜索市场,它排名第二。

王小川少年得志,1993年获全国数学联赛一等奖,被保送进成都七中;念高三的时候,获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金牌,被保送至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聪明”、“相当有韧性”,这是曾经和他共事过的人对他极普遍的评价。

当王小川带领一批极客做搜索引擎的时候,搜狐并不具备做这件事的技术基因。并且,“全世界能做这事的国家,比做核弹的还少。”王小川说。研发团队以 技术为驱动,而搜狐是一家媒体属性的公司,彼此不兼容。不少人质疑这件事情难干成。产品运营后,它面对的是已经上市的强大对手,而搜狗团队只是搜狐里的一 个部门,为什么它没有被大象的阴影遮蔽掉?

“把产品做出来,和运营起来的难度相比简直不是一个量级。”一位初期便待在这个研发团队,与搜狗一同走过来的内部人士感慨。极客容易陷入单一的技术 性思维的路径,但王小川很早就“打碎”了自己,首先改变了自己的格局,从技术驱动开始,走向产品,再到管理的线路。除了“坚韧”,熟悉他的人,对他另一个 最为普遍的评价是:“这是一个兼容性很强的人。”

一位投资人对《创业邦》说:“很多人总讲,我也能做搜索,但你发现,没做两天他就玩不下去了。”在新一拨的互联网创业者里面,像王小川这样技术出身 的人非常稀少,甚至有投资人评价为“几乎没有”。而作为极客,肯放弃自己在专业领域里的骄傲感,懂产品和拥有管理能力,这样的人就更少。

2012年11月上旬,搜狐发布了第三季度的财报,公开数据显示搜狗实现营收3700万美元,同比大涨102%、季度环比增长23%;CNZZ数据,搜狗搜索的流量份额从6月份的7.4%增长到了9月份的8%。

在这些数据后面,搜狗达到了“规模”,但它依然是一家创业公司。因此,在既定战略实践、产品价值释放的过程里,王小川说:“我们处在一个转型的阶 段。”在大象的阴影里,搜狗逆流而上,没有遵循所在领域普世的游戏规则。他说:“你看,创新还是可能的。我们是1300名员工,而百度是2万。”

王小川1978年出生,27岁晋升为搜狐副总裁,是5位副总裁里最年轻的一位。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时间,他在搜狐的地位一落千丈。他为什么没有离开?

大早与晚集

2000年搜狐收购了陈一舟、周云帆与杨宁创办的ChinaRen。王小川在这一年进入搜狐。彼时他已在ChinaRen以实习生的身份工作了一 年,还没念完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本科,但在这个平台上他做过内容发布系统,也做过悟空搜索引擎等多款产品。点点网的创始人许朝军与他既是同学,又曾是同 事。“仅我们计算机系就有十几号人在ChinaRen兼职。”许说。

一年时间,他证明了自己的技术才华。一位与他共事过的朋友告诉我,那时候王小川已是这个团队里的“技术大拿”。

直至2003年,王小川在搜狐组建主导开发搜狗搜索引擎的研发中心时,也仍然是一名学生。当时,他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高性能所念研究生。不仅如此, 整个研发中心里的20来人大多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还在念书的学生,有12人出自奥赛集训班。“这些人都是我挨家挨户找来的。”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这20 来人都是天之骄子。这支团队也很快证明了他们的才能:11个月后搜狗搜索引擎发布。

这并非是一个从表面上看,多么不可能实现的研发速度。在那个阶段,某门户网站用一年时间也做出了搜索引擎。“但他们是一支100多人的团队,封闭式研发。而搜狗在2004年,最多的时候也就30来人——他们穿梭于校园与公司之间。”一位内部人士说。

平地盖楼。没有人可以提供一张既成的图纸指引他们该怎么把一栋楼盖起来。这包括该找什么样的工人,选择什么样的建筑材料。他们不懂更没意识到,这栋 楼盖好了还需要有好的装修设计,以及把它卖出去。在ChinaRen,王小川虽然做过搜索引擎,但那只是一个由3、5几个人组成的小项目。

这些学生内心骄傲,血气方刚,带着书生气。年轻人身上所具有的那种青春特质,在他们身上不会体现得更少。这不是太奇怪的事情。但一时,他们成为了搜 狐的异类。这家门户网站媒体属性鲜明,而研发中心的基因却以技术为显要。不同的思维路径表现在工作方式上,就会有不可避免的碰撞。为什么他们会领着比自己 高的薪水?并且,他们还是搜狐唯一实行弹性工作制的部门。不但如此,这个部门对于硬件采购与运营成本的要求还蛮大,最直观的表现是,为什么一个人要用两台 电脑办公呢?

很多人,都没觉得他们能把搜索这件事做出来。

在这个技术力量薄弱的网站,搜狗搜索引擎成为搜狐首个上线后未崩溃的大型技术系统。但产品发布后,依然令搜狐里的一些人十分不解:为什么用自家产品 搜索新闻,新浪会排名在搜狐之前?此外,还会随手搜到一大把“敏感词”?由于对技术缺乏了解,甚至会有人提出逾越了技术本身所能实现的要求。

搜狐收购ChinaRen吸引它的是社区、SNS,而不是技术力量。搜狐接二连三推出产品,接二连三在第一天被“挂掉”。2004年张朝阳在公司内 部提出了以技术为驱动的概念。有大概半年左右的时间,张朝阳几乎每周都会召集包括王小川在内的技术骨干去东方君悦酒店座谈。搜狐下定决心做一次转型。

在东方君悦的座谈,王小川开始留意张朝阳作为老板想问题的方式。王小川在这个阶段开始了自己的转型——跳出一个极客以技术为驱动的思维框架,考虑 “如何通过技术去实现服务。”他对产品、市场开始变得敏感。这成为了他后来的一条发展路径,从技术导向,到产品驱动,直至如何通过管理去有效地保证产品的 品质,实现一个商业模式的价值。在搜狐他面临到的压力,使他感受到这不单单只是一个技术开发的事。

2004年,团队里的一些成员处在一个面临不同抉择学业结束的阶段。这年,这个团队里的人走掉了差不多一半。有些人选择了出国或回校继续深造,也有人去了其它公司。

2003年至2004年,北京联想桥路北的青云当代大厦。20来人,在这栋楼里每天要工作到凌晨以后。他们最常有的“休闲”方式便是下班后,在王小 川的召集下,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午夜的大街小巷闲逛。2004年一些人选择了离开。因为这些技术出身的人没有长时间去运营一个大产品的经历,所以搜索引擎 发布后处在一个一时找不到清晰目标的状态:“产品做出来后,有点像学生,上完课、考完试大家就散了。”一位内部人士说道。

王小川说,“参加奥赛的人,过早地把自己装满了,以为还能做出很多很多这样的事情来。我当时在这些人里面技术最顶尖,但我觉得自己在商业等其它系统 里面,还有很多要提升的空间。”他表达了一个“无知论”这一个观点,在他聊及到一位互联网大佬的时候,也表达了一个类似的观点,“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绝对 好用的东西,人的认知是有限的。用有限的认知掌控一个更大的世界这做不到。所以最后的问题是,人需要一种信仰,或者宗教作为支撑。”他不喜欢那种绝对的 “到了头的冷静和睿智。”

边缘人的生存之道

2004年后,王小川所面临的各种抉择并不见少。2008年他不再负责搜索业务,而是被抽离到做桌面端。在那段时间李彦宏、陈天桥等这样的大佬也来挖过他。

搜狐高层

王小川说,2000年进入搜狐后,他手里的股票如果折现的话就有“大概有1000来万。”他表达的一个意思是,就个人的所谓收益来看没压力了,表面 上看好像也完全可以放弃这件一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人不能光孤立地看你自己,自己去隔离一件正在做的事。如果公司做挂了,那么多人怎么去讨老婆,买房 子。而且很多事你只有做成了,才能代表这个价值达到了,否则就是一个很轻浮的想法。”

王小川的朋友、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斌,在ChinaRen以及搜狐都曾和他共事过。这位留着长头发的风险投资人,念大学的时候喜欢听摇滚乐,做VC 后,业余时间组建了一支摇滚乐队。他笑着说10年以前,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够有棱角的人了,“但小川在当时比我更明显。”两个很有棱角的人,常为了公事争得 面红耳赤,但最后他和王小川成为了好友。搜狐内部竞争挺激烈,胡斌一度以为王小川在搜狐不可能待太久:“这10年,可以想象他在里面经历了非常多的东 西。”搜狗的团队曾被大公司挖过角,“但更多的人选择了留下,从研发团队开始做,一直到今天搜狗从搜狐分拆出来。看得出,他是有人格魅力的。”

做搜狗,王小川以“各种曲折”形容过去的经历。在内部以及外部所遇到的挫折,他说:“那就是一个伤疤。”2005年百度上市,立即拉开了与搜狗的距 离。搜狗在当时还需面对另一只大象谷歌对这个市场的蚕食。很多人质疑,他凭借什么力气在这个市场上去找到自己的地盘呢?在这样的竞争格局里,王小川说: “当别人把门关得差不多只留条缝的时候,如果你自己还把那个门缝关上就相当于自己不给自己希望。”

通过输入法导入浏览器,再通过浏览器带动搜索的流量,这是搜狗“三级火箭”的产品逻辑和所延伸出来的商业模式。现在并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从 2006年搜狗推出输入法,到2009年推出浏览器,这个现在被视之为创新之举、润物细无声的过程,并不被搜狐内部完全理解。甚至有一种声音认为,王小川 是因为搜索做不下去了才开始做浏览器。

到2008年,搜狗做搜索已经5年了。表面上,它看不出有多大动静。况且在两头大象的阴影边,它还被它们庞大的身躯所笼罩。前景令人堪忧。输入法推 出,在此期间验证了它的成功。2008年它的用户量占据了40%的份额。次年70%。现在,这个数字为86.3%。它给关心搜狗做搜索此事的人以希望,但 一时又无法让人不忧虑。用户来了,可是它并没有变现为一种直接的商业回报。而王小川与团队,一开始就将此定位为做搜索这件事,其商业模式里的一环。当大象 无法直接撼动的时候,就用曲径通幽的方式,在大象的身旁带来它在搜索市场的流量,而不是通过它在短期内带来多大的商业效益。

搜狗生存在搜狐的体制内,人员招聘、薪酬福利、销售等都在搜狐的体系里,这使得它在做很多事情时,运作起来效率降低,不时会和其它部门发生冲突。王 小川需要去平衡这里面的各种关系。搜狗输入法还是给团队打了一支强心剂。搜狗当时的状态,“可能运营了一段时间就没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一位员工 说。

搜狗员工一度士气低落。到2008年这5年时间,搜索引擎这件事能不能做好,有的时候他们心里也在打鼓。对于多数互联网产品来说,5年的时间不算 短,不能有力地证明它的成效。“很容易被人认为,那是你有问题。”前搜狗员工说,做搜索这件事有些特殊,从产品到渠道,到通过它来赚钱,需要很长的时间, “它不像今天,很多是公开技术,到外面挖一批人来,就可以立马做这件事。”

在搜狐内外遇到的各种压力,王小川一直不愿意向团队传递。一两年前,他在与朋友聊天的时候说:“想要大家有一个好的环境,安静地做把事情做出来。”

不会飞镖暗器是一种幸运

探索引擎是搜狗正在开发的新一代搜索引擎。“这就像搜狗的输入法,当你敲一个词的时候,不仅仅是最后对应这个词汇,它能给你更多的帮助。而当你用浏 览器敲链接的时候,也不仅仅是看到那个页面,我有意图给你更多的帮助,探索互联网更多感兴趣的东西。”王小川向《创业邦》说着他们在搜索引擎上最新在做的 事。他们试图颠覆搜索引擎“搜索框+关键词”的传统模式,把搜索技术与浏览器结合起来,以此去改变搜索市场的格局。“就是从工具向服务迈进,否则输入法和 浏览器都是工具。”王小川说,搜狗正在做这样的一个转型,以此去寻找自己的定位,“在前有百度后有360的夹击战中,找自己的生存机会”。

PC端依然是搜狗想要做活的盘子。王小川觉得搜索市场在无线领域“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快”。他描述了一个现象,诸多门户网站在2000年就上市了,相 比之下,百度上市的时间有些晚:“因为,只有当网站成熟了,有很多网站能赚钱之后,搜索才能赚钱,因为搜索是它们生态系统里的一部分。在无线领域现在除了 游戏赚钱,还有什么呢?”2012年,搜索进入了百度、搜狗、360的三国战时代。王小川一直想通过技术创新去改变搜狗在行业内的竞争格局。“在一个复杂 的格局里,我们可以选择花10倍的力气,寻求在产品上的更大突破。”

王小川说:“搜狗还是偏理想主义。这可能来自一些人的某些共性,看不惯野蛮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不接地气,说难听点这叫学院派。在今天,这种价值 观,我反省过其实是一种负担。最后我自己的思考是,认了。跟打仗一样,别人使飞镖暗器,这玩意我不玩会吃亏,但这个时候我觉得有机会,再往后几年、十年 (去抵抗)因为我觉得这个文明会在的。所以我现在更愿意阳光地看待这种事情。”

前段时间他在看一本写犹太民族历史的书。他讲述这本书给自己带来的感受是,这个民族里的人一直被武装力量挤来挤去,没有武器也不反抗,没有自己的祖 国,但并不是随波逐流:“他们现在在对美国整个经济、政治的影响力方面都有不可小看的话语权。包括美国娱乐产业的明星公司,像7大唱片全都是犹太人开的 ——就是说,我受到压迫了,我能把我们的智慧、对文明的追求在其它地方绽放成新的力量。”

郭奇是王小川在成都七中高中时的同学,也是他在清华念本科及研究生时的同学。从ChinaRen、搜狐到后来的搜狗,他们同事至今,是相交了20年的老朋友。

在成都七中的实验班,王小川和郭奇都是被重点培养的学生。郭奇说,有一两年时间,学校为此给他们分配了两间屋子。在一个阴暗的阁楼上,屋子里摆着两 台电脑,但是没有老师给他们出各类题目,也没有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做。那段时间,他们自己找来了各式各样的题目。“(我们)绞尽脑汁去寻找一些很奇怪的东 西。我们特别喜欢研究一些新的算法。我觉得搜狗有一部分基因(的形成),应该跟当时在阁楼上的那段学习环境也有关系。就是说,在那种规则的外面,非常有创 意地去解决问题。”

郭奇说王小川真正想要做的事还是创造。他记得大概一年多前,有一天王小川找他兴致勃勃地聊了半天人机对接、3D打印、语音交互的话题。郭奇想表达的意思是“他本身是一个有想象力的人,很想让搜狗保持一个具有创造力的文化”。

王小川的父亲曾是一位工程师,而母亲是一位中学物理老师。王小川说,他们对自己都有很大的影响:“我爸是老黄牛般的共产党员。”他把共产党员分成两 类,一类是领导干部,另一类就是像他父亲一样待在基层,对自己要求特别高,家庭责任感强。“他为人特别正直,就算是我妈妈玩下麻将也会告到领导那里去。”

在王小川的心里,父亲平和、善良,而母亲对他的要求特别多。“你不但成绩得好,还得能做家务,就是说在什么方面她都希望我要优秀。我记得有次跟小朋友出去玩,被妈妈骂了一顿。她批评我,(是因为)玩的主意是别人出的,她希望我有独立的主见。”

在说到搜狗的时候,他用了“正直”这个词作为这家公司一直在坚持的价值观。谈到搜狗曾在母体内生存的经历,王小川说与张朝阳过去在工作上并不是没有 过争论,他归纳为这不是理念层面上发生的冲突。他同样用“正直”这个词,评价这位相交、共事了10年的老板:“你看,搜狐收购一系列的公司都特别规矩。 Charles(张朝阳)做搜狐不是一个追求快速成功的人。”

70后创业者

 

来源:PHPchina

Notice: Constant RUNTIME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15 Notice: Constant ROOTDIR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16 Notice: Constant SITEDIR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17 Notice: Constant DATAURL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20 Notice: Constant VERSION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system/kernel.php on line 17 Notice: Constant COREDIR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system/kernel.php on line 18 Fatal error: require(): Cannot redeclare class mysql in /srv/html/srccn/news/system/kernel.php on line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