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金山软件CEO张宏江谈技术与经营

时间:2013-02-10 16:19:00

2012这一年,工作上,张宏江从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转型担任金山软件CEO满一年;学术上,获得了ACM 2012年度通信和应用行业多媒体计算领域杰出技术贡献奖,加上2010年获得的IEEE技术成就奖,实现了个人计算机学术领域的“大满贯”。这一年,对张宏江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顺利转型

《程序员》:从去年加盟金山到现在有一年时间了,这期间,你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哪些?

张宏江:这类问题是最难回答的。过去几年,尽管金山在产业界表现得不是那么活跃,但在2012年,我们在稳固原有根基——游戏、WPS Office和安全——的基础上,做出了更多的努力和尝试。

来到金山以后,我一直在推进公司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型,并且现在已完全上路。这其中,我们的Android版办公软件经过一年的努力,在Google Play上排到第一,这对WPS团队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标志,说明我们又重新回到了领军地位。此外,金山云作为一项新业务,开展得如此迅猛和扎实,目前注 册用户已超过两千万,活跃用户也接近一千万。这些新业务所取得的成绩,让我感觉这一年过得很快、很充实、很有成就感。

对个人而言,我找到了创业的感觉,这是重新建立的一种充实感,也是我来金山的初衷,或是离开微软的初衷——希望找到一个更加富有激情的地方,使自己感觉是在“上坡”,而不是在 “下坡”。我在微软工作了12年,当初我回国时,主要是看到国内蒸蒸日上的发展形势,前面十年,我一直在爬坡。虽说在微软工作很充实,但在这过程中,我始 终有一种浮在半空的感觉,因为身在跨国企业做研发,感觉总是与国内迅猛发展的经济形势有些隔阂,缺乏参与感。这种感觉到了后面两年,尤其严重。或许是因为 埋在骨子里的想“下海”的想法吧,我最终选择了金山。

《程序员》:“下海”的感受如何?

张宏江:“下海”让我异常兴奋,虽说其中充斥着辛苦和忙碌,但大多数时间我是乐不知疲的。

金山在一年多以前决定把三大业务子公司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让各业务线重新走到创业的状态中去,不只是简简单单地把责任和权利交给它们,更重要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引用了MBO(管理层回购)的方式,使它们有点像创业团队的感觉,在组织形态、股权、产品形态上,都重新回到了创业的道路。事实证明,这也是我们2012年业务整体增长飞速的原因。

《程序员》:从跨国企业国内研发负责人到民企CEO的转型过程怎样?

张宏江:整体来说,我这一年感觉相当好,从研发向管理的转型比预期要顺利许多,这要归功于金山和微软在企业文化方面有很多类似的地方。

首先,强调工程师文化,这种文化不仅只是注重技术,更重要的是人们在交流时可以直截了当,可以直接顶撞老板,鼓励争论,而不需要扛着什么心理包袱。这是让我 觉得非常欣慰的地方,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何20多年来,尽管金山历经重重困难,但依然能够不断有新产品推出,而且能够坚持得住。

其次,工程师文化也反映出我们的员工对于技术的热爱和执着。

再次,对于产品的热爱。其实,来金山之前,我还一直担心民企会不会“溜须拍马”泛滥,来了之后才发现之前的担心纯属多余。

《程序员》:一般来说,CEO多为运营或者产品出身,你之前可能更多地偏向技术研发方面,因此,你在转型中是否遇到过阻力?

张宏江:阻力倒是没有,因为以前在微软虽说是做研发,但也参与了一些战略方面的事情。如果非要找出那么一点阻力的话,那就是——所有的阻力、所有的不适应、 所有的被要求做出的改变,都来自以前是浮在半空、现在是真正下海,要直接面对市场、面对竞争对手。而中国的竞争市场又如此的无序,这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挑 战。

一开始,我是有些不适应,但这也恰恰是让人兴奋的地方。以前在微软时,虽说会觉得在中国很多方面的业务做得不尽如人意,比如搜索、手机、电视或者互联网等,但当时更多的是一种埋怨,有些事情你无力改变,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到了金山以后,这种心态被改变了,我不再是旁观者,而是在做自己的事业,转变成一个决定者和执行者,对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做出决定,这些决定会对公司的前景影 响重大。这种角色的转变,是我要做出的最大转变,因为CTO可以将问题归咎于产品或者销售甚至于决策者,而CEO不能这样,他必须承担所有的责任,可以说 压力山大。但这种责任又恰恰是我自己所追寻的转变,因为虽说是旁观者,但我又从没有将自己完全置身事外,对于各种事情一直在思考和努力。因此,一年下来, 它反而成为我转型的源动力。

实际上,在我看来,技术与经营有很多共通的地方,都是对参数的优化:在做技术时,是对参数(技术)的局部优化; 而管理公司时,也同样可以用科学的方法,对参数(包括技术、产品、市场等)进行全局优化。在进行全局优化时,要更多地从整体投入产出的效率、从市场、从用 户的角度来衡量,而到底用什么技术、用不用某种技术,也已不仅仅是工程师行为。技术只是产品成功的一个因素,甚至很多情况下并不是决定因素,在中国尤其如此。总之,我原来对技术在产品中的作用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我渴望“下海”,来品尝一下海水的滋味。

《程序员》:金山之前也是工程师文化,你过来以后,是不是让这种文化的味道更浓了?

张宏江:我们在保持工程师文化的基础上,引入了一些重要的改变,更强调产品和市场。互联网所带来的好处就是拉近了工程师和用户的距离,改变了传统的以两年或者三年为一个周期的软件开发模式,而代之以“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模式。开发模式的转变,带来了产品模式、管理模式和市场模式的转变,因此,我们在实现 互联网化、移动互联网化时,考虑的事情会更多,“牵一发而动全身”。

学术生涯,善始善终

《程序员》:你最近获得了ACM 2012年度通信和应用行业多媒体计算领域杰出技术贡献奖,而ACM奖被称为计算机业界的诺贝尔奖,用以表彰对计算机事业作出重要贡献者的图灵奖即由ACM颁布。你的获奖感受怎样?

张宏江:当时我跟别人开玩笑说,这是给我的学术生涯画了个句号。实际上,如果说在微软的后几年是半告别的话,那么到金山之后则是完全告别了学术领域。学术研究现在是一个业余爱好,我毕竟不是超人,而且也不希望用自己的名声来忽悠学术界,所以一定会离学术界越来越远。

按照惯例,每个获奖者都会有一个小时的获奖演讲,而我对演讲内容也是几经斟酌,最终,我完全转换了角度,演讲的是“从工业界的角度来看多媒体的发展趋势”, 而不再是“关于多媒体研究的几个问题”之类的话题。演讲完毕,我深深感受到了一种肯定、一种解脱——从事多媒体研究20年,算是善始善终了。

《程序员》:站在工业界角度看学术研究,能看到哪些风景呢?

张宏江:从工业界的角度,能更多地看到产品的发展,看到用户的需求,看到技术本身所带来的变化,比如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从而能够反推出我们的研究应该怎么做。

以大数据为例,它的出现要求我们所有做计算机学习的人,要开始改变研究方法了。以前,研究人员苦恼于怎样搜集到大量的数据进行实验,而现在,随便一个场景,无论是输入法还是地图,都可以采集到海量的数据。因此,现在不是数据不够多的问题,而是怎样去除噪声的问题。

再比如以前我们谈数据挖掘时,因为没有那么多数据,所以你不是在挖掘,而是在做匹配。今天是真的在挖掘了,因为你不知道会从中发现什么。

这些变化所带来的一个明显的影响就是,过去很多好想法是从学术界出来的,而今天更多的却是从工业界或者工业界研究院出来的,这是为什么?因为它们有数据,如 果你不具备大数据规模,就可能连问题都发现不了,而在科研里面,发现问题实际上可能会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就像那些著名的猜想一样,解决猜想固然很重要,但想出这个猜想本身更难。

此外,互联网作为一个巨大的数据库和交流平台,提供了原先学术研究所不具备的条件。因此,我们的研究方法是否应该向互联网转变、是否应该将实验环境搬到互联网、是否应该采用小步快跑,等等,都是值得去考虑的。

想盈利,需黏性

《程序员》:你怎样看待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的盈利模式?

张宏江:盈利模式是困扰所有创业公司或者新业务的一个共同问题。用户为什么要用你的东西?如果没有给用户带来价值,或者没有让用户产生黏性,那么他的付费意愿就不高。

PC 互联网盈利模式,会给移动互联网做很好的指引,但在移动互联网上一定要有所变化。首先,人们使用手机的总体时间虽多,但基本都是碎片时间,加之移动屏幕就这么点儿,这些特点是我们做产品前就需要考虑清楚的。其次,广告与用户的交互方式要进行改变。再次,PC的流量变现,在手机上也同样是一个方向,但方式要 做很多改变,因为人们在手机上更不愿意受到干扰,怎样让流量变现与用户体验达到平衡,值得关注。因此,当前的移动互联网有点像PC互联网刚兴起的时候,当 时很多人都认为互联网有太多泡沫,诚然,泡沫是存在的,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就否认互联网本身,因为它确实带来了一些根本性的改变,创造了一些新的价值。

亚马逊模式和Dropbox模式在美国被证明是成功的,但如果把它照搬到中国来,就不一定可行,可能有4%的人愿意付费就已经很不错了。因此,要想黏住用户,我们的精力应该更多地花在怎样给用户带来价值上,让他认为迁移的成本太高,就像Gmail和iCloud用户那样,不会主动迁移,而是继续使用你的产 品。

《程序员》:用一句话来总结一下你的2012年吧。

张宏江: 2012年对我来说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一年,是既有挑战又有成就感的一年;2012年对金山来说,是移动互联网起步的一年,而这个起步,也许你以前听到过很多次,但这次是一次很成功的起步。
 

 

来源:PHPchina

Notice: Constant RUNTIME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15 Notice: Constant ROOTDIR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16 Notice: Constant SITEDIR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17 Notice: Constant DATAURL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config.php on line 20 Notice: Constant VERSION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system/kernel.php on line 17 Notice: Constant COREDIR already defined in /srv/html/srccn/news/system/kernel.php on line 18 Fatal error: require(): Cannot redeclare class mysql in /srv/html/srccn/news/system/kernel.php on line 22